当前位置:437437必赢 > 汽车品牌 > 国家计委酝酿,传东风尼桑反垄断(monopoly)罚单

国家计委酝酿,传东风尼桑反垄断(monopoly)罚单

文章作者:汽车品牌 上传时间:2019-10-06

奔驰反垄断罚单落地后,“下一家是谁”的谜团正在慢慢解开。

奔驰反垄断罚单落地后,“下一家是谁”的谜团正在慢慢揭开,剩下就是罚多少的问题了。

奔驰反垄断罚单落地后,“下一家是谁”的谜团正在慢慢揭开,剩下就是罚多少的问题了。

“东风日产的反垄断调查与处罚已经进入最后阶段。”5月26日,《华夏时报》记者获悉,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执法部门对东风日产展开立案调查,其处罚结果很可能将于近期公布。

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执法部门对东风日产展开立案调查,其处罚结果很可能将于近期公布。这也意味着这家中日合资企业或将成为继奔驰等厂家后,第五家因垄断行为被处罚的汽车品牌。

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执法部门对东风日产展开立案调查,其处罚结果很可能将于近期公布。这也意味着这家中日合资企业或将成为继奔驰等厂家后,第五家因垄断行为被处罚的汽车品牌。

不仅如此,发改委反垄断执法部门正在筹备《汽车反垄断指南》制定的准备工作。“主要是对汽车业反垄断的合规引导。”5月23日,有消息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该指南已通过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批准,并将于今年6月中旬正式启动制定工作。

从2014年8月到2015年5月的9个月内,先后已有宝马、奥迪、克莱斯勒及奔驰4家汽车制造商、旗下经销商以及包括日本住友、电装等12家日系汽车零部件企业陆续被反垄断执法部门实施处罚。

从2014年8月到2015年5月的9个月内,先后已有宝马、奥迪、克莱斯勒及奔驰4家汽车制造商、旗下经销商以及包括日本住友、电装等12家日系汽车零部件企业陆续被反垄断执法部门实施处罚。

显然,之于汽车业反垄断,国家相关部门在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的同时,在法律体系补充和重建方面,发改委等反垄断执法部门也将挥出一记重拳。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东风日产早在2011年就曾被诉垄断经营汽配件。将东风日产告上法庭的,是一位长沙市天籁车主刘大华,而刘大华起诉东风日产的原因,是一把车锁。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东风日产早在2011年就曾被诉垄断经营汽配件。将东风日产告上法庭的,是一位长沙市天籁车主刘大华,而刘大华起诉东风日产的原因,是一把车锁。

东风日产“中枪”?

高价销售配件并搭售服务,已是汽车流通领域的潜规则

高价销售配件并搭售服务,已是汽车流通领域的潜规则

或将于近期公布的东风日产处罚结果,意味着这家中日合资企业将成为继奔驰等厂家后,第五家因垄断行为被处罚的汽车品牌。

“2009年6月购买了一辆天籁轿车,2010年10月因左前门车锁损坏到华源4S店维修。被告4S店工作人员告知,维修工时费需300元,所以提出购买配件自行维修。但华源工作人员拒绝并且强调,这是东风日产公司制定的政策,所有东风日产4S店均不对外销售配件,且整个市场均不可能买到东风日产系列车的配件。”彼时,刘大华在庭审中表示。

“2009年6月购买了一辆天籁轿车,2010年10月因左前门车锁损坏到华源4S店维修。被告4S店工作人员告知,维修工时费需300元,所以提出购买配件自行维修。但华源工作人员拒绝并且强调,这是东风日产公司制定的政策,所有东风日产4S店均不对外销售配件,且整个市场均不可能买到东风日产系列车的配件。”彼时,刘大华在庭审中表示。

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在反垄断调查发布会上披露克莱斯勒、奥迪两公司反垄断案处罚公告的同时,还证实已对奔驰反垄断案及另一家位于广东的日系汽车企业立案调查。彼时这家“广东日系车企”所指的正是东风日产。

而后,刘大华迫于无奈支付607元(其中配件费307元、维修费300元)更换了“小零件”。其事后查明,被告提供的配件价格远远高于市场同类型价格3倍以上,而维修费竟远超市场价的7倍以上。

而后,刘大华迫于无奈支付607元(其中配件费307元、维修费300元)更换了“小零件”。其事后查明,被告提供的配件价格远远高于市场同类型价格3倍以上,而维修费竟远超市场价的7倍以上。

从2014年8月到2015年5月的9个月内,先后已有宝马、奥迪、克莱斯勒及奔驰4家汽车制造商、旗下经销商以及包括日本住友、电装等12家日系汽车零部件企业陆续被反垄断执法部门实施处罚。

在刘大华看来,东风日产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制定垄断经营政策,伙同其他4S店共同排斥竞争者,榨取高额利润等行为,应属垄断行为。不过,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审理过程中,法院认定原告刘大华未能有效证明被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判决刘大华败诉。

在刘大华看来,东风日产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制定垄断经营政策,伙同其他4S店共同排斥竞争者,榨取高额利润等行为,应属垄断行为。不过,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审理过程中,法院认定原告刘大华未能有效证明被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判决刘大华败诉。

据本报记者统计,9个月间,汽车业反垄断罚单总金额高达16.58亿元。而即将浮出水面的东风日产的处罚情况仍未正式披露。“处罚金额、处罚对象和具体垄断行为事实仍在保密阶段。”上述消息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东风日产被诉垄断经营汽配案中的争议行为是高价销售配件并搭售维修服务,而该行为在实质上是汽车生产商和4S店通过纵向限制控制原厂配件供应造成的。而假定类似行为发生在欧盟,汽车生产商所实施的排他供应行为将构成《2010年汽车业纵向协议集体豁免条例》中第5条所明令禁止的核心限制情况而不得被豁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苏华看来,假设上述东风日产案发生在欧盟,“刘大华们”可以向欧委会举报经营者涉嫌违反竞争法的行为,亦可以在有管辖权的成员国法院提起私人反垄断损害赔偿诉讼。

“东风日产被诉垄断经营汽配案中的争议行为是高价销售配件并搭售维修服务,而该行为在实质上是汽车生产商和4S店通过纵向限制控制原厂配件供应造成的。而假定类似行为发生在欧盟,汽车生产商所实施的排他供应行为将构成《2010年汽车业纵向协议集体豁免条例》中第5条所明令禁止的核心限制情况而不得被豁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苏华看来,假设上述东风日产案发生在欧盟,“刘大华们”可以向欧委会举报经营者涉嫌违反竞争法的行为,亦可以在有管辖权的成员国法院提起私人反垄断损害赔偿诉讼。

事实上,据本报记者了解,东风日产早在2011年就曾被起诉垄断经营汽车配件。将东风日产告上法庭的,是一位长沙市天籁车主刘大华,而刘大华起诉东风日产的原因,是一把车锁。

“2009年6月购买了一辆天籁轿车,2010年10月因左前门车锁损坏到华源4S店维修。被告4S店工作人员告知,维修工时费需300元,所以提出购买配件自行维修。但华源工作人员拒绝并且强调,这是东风日产公司制定的政策,所有东风日产4S店均不对外销售配件,且整个市场均不可能买到东风日产系列车的配件。”彼时,刘大华在庭审中表示。

而后,刘大华迫于无奈支付607元(其中配件费307元、维修费300元)更换了“小零件”。其事后查明,被告提供的配件价格远远高于市场同类型价格3倍以上,而维修费竟远超市场价的7倍以上。

在刘大华看来,东风日产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制定垄断经营政策,伙同其他4S店共同排斥竞争者,榨取高额利润等行为,应属垄断行为。不过,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审理过程中,法院认定原告刘大华未能有效证明被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判决刘大华败诉。

本文由437437必赢发布于汽车品牌,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家计委酝酿,传东风尼桑反垄断(monopoly)罚单

关键词: